麻豆传媒映画映破解版官网下载污

空气中充斥着带着大夏典型特征的煤铁复合体才有的味道,恰巧,到了此处风雪停住了。

“上官,依琳卡是林中第一大城,有几万人,我的货栈就设置在这里。按照大夏国的规矩,像我这样的商户,到了此地就必须主动找官府上报在林中收购的物资数量”

“哦?交税吗?”

“不用交,不过会得到一张登记着收购物品数量的账单,当我们准备越过边墙回到内地之前,还会向喀尔喀的牧户零星收购一些皮子,都是些远离主干道的地方,抵达边墙时,在边墙官府衙门再进行第二次登记,此时,才按照货物总量一次性缴纳一成的税赋,叫甚车船税”

“回到内地后,若是有固定商铺的,是按照铺位大小缴纳固定的商税,每年大致按照总货物的半成来收取”

“上官,如今大夏国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,不过商户也是兴旺得很,好走的路线,大宗的物资都被几大家占据了,我等只能赚一些辛苦钱,幸亏愿意冒风险跑到林中的商户并不多,加上能收购一些稀罕的皮毛,抛去运费,多少也能赚一些”

“哦,沿途可有衙门、土豪拦截盘剥?”

“这倒没有,不过过车臣汗部、土谢图汗部的领地时,还是要向彼等再缴纳一些赋税,您知道的,那些地方不像大夏,除了赋税,还要给大小台吉上供,我等本小利薄,在大多数条件下,宁愿绕道阳都,沿着内喀尔喀南下也不愿经过这两部,但那些大商户由于利润高就不在乎了”

“何况,在大夏国一统草原之前? 他们就与这些商户关系匪浅”

听到这里? 孙德威看了看张文武。

只见他身上穿着一件破烂的老羊皮袄子,不过里面的长袍却是丝绸面料的,他随身携带的烟嘴、路上的用具都很讲究? 一看就是没少赚? 他说的没错? 只有深入林中,有些稀罕的皮毛? 比如红如烈火的狐皮? 雪白如云的狐皮? 漆黑如墨的熊皮? 才有可能碰到,那样的皮子眼下在大夏国大一点的城池,一张就能卖上几百个银币,而张文武他们只需拿一些日用品就能换来。

不过这是他们应得的? 深入道路崎岖,天气酷寒,凶兽众多的林中? 加上遥远的路途? 再高的利润也是他们值得的。

休闲运动少女活力满满晨跑照

眼下孙德威他们站在依琳卡北边一处山坡上? 站在此处,前面的克鲁钦那河两侧,是一条南北长约三十里,东西宽约十里的河谷地带,附近有大小十余处湖泊。

克鲁钦那河两侧密布着房舍,房舍顶部都冒着黑烟。

“殿下”? 此时王骘说话了,他曾在户部待过,对这处尼堪的第二龙兴之处还是比较了解的,“依琳卡是一个县城,不过却是一个大县,没有农牧业,全部是工业,以硫铁矿、褐铁矿、炼硝厂为主,二十多年前陛下曾在此地炼硝的盐湖依旧存在,原本说提炼二十年就差不多了,可到了现在依旧没有耗尽,还是赤塔省最大的硝厂”

“眼下这些湖泊又有了新的用途,工部的人似乎在利用盐湖提炼肥料上有了突破,一开始就是在依琳卡试验的,这里的盐湖还是太小,在斡难河流域、在乌布苏、安西都有大面积的湖泊,若可行的话,将会在那些地方进行肥料生产”

“原本这里也是陛下炼制铁器的地方,不过现在都转移到赤塔去了,这里只开采矿石进行粗选,然后利用驰道运到赤塔,您看,从这里开始就有了驰道……”

孙德威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只见在克鲁钦那河两岸都有载着白桦树的驰道,不时有四轮载重马车从那里越过。

看到这一幕,王骘继续说道:“殿下,这大夏驰道什么都好,就是气味难闻,因为都是马车,就免不了马匹粪便污染,不过我国已经制定了规制,允许道班的人收集粪便,然后再卖给附近的农户,如今倒是好了很多”

孙德威点点头,又略略看了一会儿,心中也有些激动。

这地方,可是父皇真正的“龙兴之地”,若是没有这个地方,他就不可能歼灭盘踞在尼布楚大草原的茂明安部,进而征服因果达河以北各部,当他手下达到一万户时,就有了与南面喀尔喀三部抗衡的实力。

等他们下到山脚下,远处奔来一骑,正是孙德威派出去跟着张文武去县城办理账单的护卫,孙德威突然想到了尼堪的嘱咐,赶紧迎了上去。

“殿下,职部跟着张文武去了县城,就在县城门口就有办理此事的,恰好此时并没有其他人办理,故此办理的很快”

“可有徇私舞弊之事?”

那护卫神色一凛,犹豫了半晌还是说道:“张文武给那办理账单的文书给了一小袋松子,不知这算不算……”

孙德威一听大怒,正欲发作,王骘说道:“殿下,这也是常有的事,不光是在这里,就算是在阳都、赤塔等大城都是如此,陛下想要肃清吏治可以理解,不过想要做到海晏河清,一丝杂质也无肯定做不到,再说了,也就是一袋子松子而已,并没有银钱往来”

孙德威说道:“眼下是一袋松子,今后离银币还远吗?我大夏给各级官员的薪酬不可谓不丰厚,为何还敢如此?”

牧仁说道:“殿下,此事想要完全杜绝,也不是不可能,不过那样一来,那些办事的职员就会怀恨在心,让张文武这样的小商户难受的很,原本这样的事户部议定是要收手续费的,最后集思广益,原本就想到了像松子、蜂蜜这样的土产往来,最后就算了”

“果真?”

牧仁点点头,“陛下也参与了,最后还是他拍板的,殿下,像张文武这样的商户,也就是赚一个辛苦钱,若是衙门小吏盘剥严重,早就没有他们的身影了,您也看见了,张文武表面上看着寒酸,内里其实远不如此,别的不说,比在家里种地、务工还是强多了”

孙德威这才将紧皱着眉头放松下来,嘴里还喃喃自语:“难道就没有法子杜绝这些?”

牧仁笑道:“陛下以前曾同我等说过,大意是这样,‘凡是人,就有贪念,作为官府,无非是制订让众生不贪、少贪的规制,发生贪腐的予以严惩,若是贪腐影响到国计民生,就要从规制上寻找问题了,至于寻常人情往来,不可能杜绝得了,张文武常来这里,与这些人都熟了,从林中回来后,给他们带一些土特产也是有的’”

“好了”,孙德威摆摆手,示意他不要再说了,“本王也不是没有变通之人,好,我等这就上驰道,去县城逛逛”

一行二十余骑踏上了驰道,一刹那众人似乎都起来纵马驰骋的心思,可惜驰道上马车众多,想快也快不起,不过是在马车中间穿梭行驶罢了。

那些马车大多是装载着矿石,也有装着硝粉的,远远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。

约莫走了五里路,一座典型中原风格方圆约莫五六里的城池便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依琳卡城,横跨克鲁钦那河,中间有一座石桥相连,因果达河以北的林中第一大城,除了矿石,还是林中最大的皮毛、土产集散中心。

由王骘出面交涉,当他拿出政务院签发的通行令后,城门口的士兵弯腰施礼让他们进去了。

进去后,他们直奔城里那处皮毛集散中心。

孙德威准备用额硕献给自己的那张虎皮试探一下。

他自然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了了解一下这里的交易情况,像这样的虎皮,还是林中的虎皮,如今在北京一带价值银币几千枚,就算在林中也不多见,一般情况下,这样的虎皮一出现,势必引起各方的觊觎,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。

孙德威让其他人在旅馆住下,自己带着王骘、牧仁、阿楚珲、王进宝四人以及那张虎皮到了集散市场。

所谓集散市场,也就是一溜两排约莫几十家商铺,在商铺的尽头,原本是一个广场,也有三三两两的零散摊位,这些商铺便是收购山货的主力。

果然,当他们一家家问过去后,都对这张虎皮产生了偌大的兴趣。

价格也从五百银币暴涨到两千(一千两),最后到了一家看起来铺面最大的商铺,上面挂着“宋家商行”的牌匾。

那掌柜的一见这张虎皮便将价格出到两千八百银币。

孙德威笑道:“掌柜的,这张虎皮你是自用还是送人?”

那掌柜的一看此人年纪轻轻却气度不凡,身边的随从也是如此,便知晓他来头不小,便也没隐瞒,“这位小爷,如此贵的虎皮,一般人谁消受的起?自然是送人的”

“那又是谁消受的起?”

掌柜得四下观望了一下,让孙德威凑近,“赤塔省的按察使孙德舜孙大人再过几日就是三十大寿,孙大人没有其他爱好,独好皮货,如今这林中,就是这虎皮最稀罕,眼下托各商户收购皮货的文武官员不计其数,花多少钱都使得”

孙德威眼神一凛。

孙德舜,自己的大伯,端肃郡王孙秀林的庶长子,如今已经做到赤塔省按察使的高位了。

赤塔省,统管乌兰乌德、赤塔、尼布楚三府十五县,可是大夏国的根本之地!

xiazaitxt